成都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新能源

7异辈孽缘br眼看就要五月双抢了节能

时间:2020-10-19 来源网站:成都汽车网

7 异辈孽缘

眼看就要五月“双抢”了,田野里绿但并未对此做出直接答复。随后其公关部回应称油油的麦穗清凌凌的油菜沉甸甸的,有些压湾了腰,天空的骄阳渐渐把他们一块一块烤得金黄。田里的秧苗爬高猛长,一片一片染得小河像一条翠碧蜿蜒的带子。也有一个个小山丘高处出现一块块无人耕种留下的荒芜痕迹,杂草丛生。村子里本生有200余人,目前在家的不足70人,有些举家外出打工,剩下的有80%是老弱病残小,只留下十几个青壮年在家,也是老人无法自理,小孩无人照顾不得已而为之,还有就是有两个弱智实在是打屁要人逞拉不出去的那种。

春嫂把午饭已经煮熟,望着门前的土公路,盼董二放学回来,才上村里办的幼儿园学前班。

她看着快要收获的庄稼并没多少喜悦,反而有些发愁,这么多活路怎么做得完呢?往年还有伟阳帮忙做了不少活路,现在就是给工钱也很难请到人帮忙,她对伟阳的眷念之情愈来愈强烈了。

董二和其他几个幼儿园学生活蹦乱跳地跑回来了,他一拢屋就对春嫂说:“妈妈,小明娃的老师喊我带信叫家长去领人,他在学校打了架”

春嫂便走到邻居四爷家,他正在烧火煮饭,给他说了他孙儿在学校的事,四爷就破口大骂:“这个砍脑壳的,又在学校惹事。春媳妇,那就请你帮我看到一下火,饭还没有熟,我去学校一趟”

春嫂就答应了,叫他快去快回。

四爷的两个儿子和大媳妇都在外面打工,老婆子多年就得病去世了,一个人在家还要做五个人的地,带着大儿的儿子小明,读小学二年级,经常惹事生非,考试经常得100分左右,可惜就是两科(语文算术)加起的总分。四爷今年56岁,身体倒还硬朗,也喜欢帮忙,就是口碑不见得好。

他最喜欢与平班辈妇女,动手动脚、摸摸搞搞,开些黄色玩笑,展些黄色谚子。

“李二嫂,上山打猪草,裤儿落了我捡倒”

“哥哥的胡子霍嫂嫂”

“姨妹床上睡,姐夫装酒醉;梦中是妻子,醒来是姨妹;同是一缸酒,咋会两个味;姐夫说惭愧惭愧,姨妹说无所谓。”

他还有个不好的习惯,好酒贪杯,且喝醉了喜欢半夜去敲男人外出了的单身女人的门。有一次敲到一家,哪知人家男人在屋里睡起,男人一开门,四爷酒气熏天扑上去就抱住男的“么嫂,我想死你了”,男人啪啪就是两耳光,把他打倒地上翻了几个滚,退了他的神光,只好烟嗒嗒爬起来走了。额头拌了一个大雹,第二天无法启齿,撒谎是自己喝了酒摔的。

“双抢”,抢收、抢种在乡村如火如荼地进行着。董家湾收种得有七成了,春嫂地里麦子才自己一个人收割一半,秧子一窝也没有插。

这天,四爷实在看不过意了,找了两个劳动力,春嫂又四处求爹爹告奶奶请了三位妇女给自家田里插秧。自己一早就去打酒割肉,忙得不亦乐乎。干了一整天将一亩五分地的秧子插完了,春嫂酒酒菜菜招待大家,还敬了大家几杯酒,自己平时不当喝酒,颇有点醉意。送走帮忙的人,满桌碗筷杯盘也没有收拾,春嫂就入睡了。

“六一”这天,董二到乡小参加庆儿童节走得早,春嫂也一早上坡砍麦子去了。半上午天气还无比晴朗,瞬间天气就开始变了,乌云遮住了烈日,开始动风了。如果不把砍下的麦子挑回家,掉起一天的雨就要将其毁于一旦。春嫂只得求助四爷帮忙挑麦子,快黄昏雨下起时,三分多地的麦子终于收回了家。

春嫂放下镰刀背篼又进厨房,弄了几个菜,倒上一盅酒,叫四爷别客气喝好。董二过节耍了一天,吃了点点东西,就吵瞌睡,春嫂把他抱上床先睡了。四爷两盅酒下肚,似醉非醉,趴在了桌边,说着酒话:“媳,媳妇,我…我今晚喝多了”。“来,我扶你在沙发上趟一会”,春嫂使劲将他扶起,蹿蹿连天地到了沙发上,将他平放下,又去拿了一床薄铺盖盖上,立刻鼾声四起。

春嫂草草吃了点稀饭,收拾停当,就到里屋睡觉去了,没忘记拴上门闩,由于疲劳,很快进入了梦乡。

半夜2时许,朦胧中,春嫂听见堂屋有响动,以为四爷要解手没开灯担心绊倒,就起来开灯,刚准备拉灯,四爷抓住春嫂的手将她搂在了怀里,她使劲推又力不从心。想喊,深更半夜的于事无补,无奈春嫂半推半就接受了四爷第一次占有也相当于对四爷的感激奉献。她想不到四爷不比年轻人差,耐力好,姜还是老的辣;对四爷来说老牛终于难逢难遇吃上了嫩草。

这样的事情只要开了头,就不难办了,万事开头难。以后的日子,年龄虽然相差二十,班辈不配,但孤男寡女,各取所需,有时是任何力量不能阻挡的。

8 喜得贵子

冬月十五,天气变得冷了起来。今天是伟阳父亲诞辰纪念日,母亲备好香蜡钱纸刀头,半上午就上了大坟堡去祭自己去世不到一年的老伴。

村子外面是一个小卖部,安了一台固定,方便与外界联系。伟阳母亲这段时间盼盼了好长一段时间了,不知娟子媳妇怀人身体状况如何,还等一个月左右就要生了呗,这几天老做梦梦见涨洪水,据周公解梦书上说梦见涨洪水有喜事。刚到家,小卖部李老大爷就叫她等。伟阳母亲放下东西就去小卖部守,才十一点半,约的是十二点,她苦苦等了半个小时。

十二点正,铃声准时响了,伟阳母亲接过话筒,正是伟阳的声音:

“妈,生了,生个带把的。”

“嗯,好啊,伟阳,咱们家香火不会断了,妈妈高兴得很,你们要好好带大啊!”

“妈,知道,会带好的。”

“我记得要腊月间才正生呗”

“是早产了一个月,但没事,还是有六斤多。”

“娟子身体好吗?奶水够不够?”

“都好,奶水基本够,搭点奶粉就是。妈,你最近身体好吗?”

“我好,我好,头还是老毛病经常昏痛,你们不要担心,你姐姐他们经常要回来看我,你们一定把孙儿带好,大一点带回来我要看一下。”

“要得,妈,你还有什么要说的,我去给娟子弄饭?”

“没啥说的了,快去弄饭,带人的莫要饿倒了。”

“妈,那你多将息身体,二天再打。”传出嘟嘟的声音,挂线了,伟阳母亲打心里高兴,逢人便讲:我有孙子了!有时还笑得合不拢嘴。

东莞第三人民医院产科病房产妇室,伟阳端着一碗饭菜正在喂娟子,娟子斜趟在病床上正一口一口吃着饭。育婴室12号铺位就是他们的小儿子,在那儿蠢蠢蠕动,满屋叽哩哇啦。

这时,护士领着一个手捧鲜花的年轻人走了进来说:“这是我们公司办公室董副主任送给娟子的鲜花,祝你们喜得贵子”,那人又从提包理取出一个红包,“这是他一点心意,请你一定收下”。娟子刚要推辞,年轻人已经走出了病房。伟阳大概看了一下红包,不低于两千元钱,问娟子:“是谁这么大方?董副主任是谁?”

“还不就是董成大哥嘛”

他更纳闷,董成哥帮了我们那么多忙,还送这么多钱。他转念一想,董成哥历来心地善良,现在混出名堂了,这也是正常的。

娟子闭着双眼,似睡非睡,思绪万千。

娟子在医院住了一周出院了,回到了已经租住半年的出租房,40平米,月租600元,环境还不错。自己在临时家带小孩,伟阳继续在工地上班,他们给小孩取了一个名字叫“星星”。

三个月后,为了生存,娟子给小孩断了奶,靠请了个保姆喂奶粉生活,自己又继续在原厂上班挣钱。

光阴荏苒,日月如梭。转瞬星星已长到一岁了,开始踉踉跄跄学步,咿咿呀呀学舌。生日这天在出租房里,一家人给他过了个快快乐乐的生日。给星星照了周岁纪念相片,放到买的一台二手电脑相册里面,小雪还专门用北京市人代会13年来再次行使立法权。此前该草案历经三次市人大常委会审议以及立法听证会、各界座谈会录制了一段活蹦乱跳的录像,好不风光。星星特别高兴的是收到董成长辈送来的精美蛋糕,上书:祝星星小乖乖生日快乐,茁壮成长!大口大口吃着奶油蛋糕,一不小心,自己给自己糊了个小花猫儿,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晚上,娟子将孩子哄睡着,伟阳也上床睡了,照例打开自己,有董成“缘来有爱”发来的消息:娟,受公司安排,我被调到常驻东北片区市场任营销经理,明日就要动身了,你及全家多保重,勿念,以后多联系。

娟子彻夜难眠。

腊月初八中午,娟子一家人正吃着腊八饭的时候,响了是老家李大爷打来的称:伟阳母亲得脑溢血,生命垂危,希望能见孙儿一面。

伟阳很悲痛,夫妻俩经过反复协商,决定伟阳带星星回老家了却母亲一个心愿,娟子因为在厂里正是有希望发展机会阶段,又请不到假,只好回去不成,深表遗憾。

伟阳上飞机,下汽车,紧赶慢赶终于于当晚十时许赶到了家,让母亲老人家看了孙儿第一面也是最后一面,伟阳也圆满送到了终,母亲安详地闭上了双眼。

伟阳跪地磕头,烧钱划纸,终于失声恸哭……

共 45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平常人家的生活,却有不平常的故事。【:耕天耘地】

1楼文友: 20: 0:16 娟子在医院住了一周出院了,回到了已经租住半年的出租房,40平米,月租600元,环境还不错。自己在临时家带小孩,伟阳继续在工地上班,他们给小孩取了一个名字叫“星星”。

_______娟子生了个男孩,这时伟阳还蒙在鼓里,以为是自己的。

张家界白癜风医院哪家治疗好
小孩又吐又拉肚子是怎么回事
第五届双品汇在渝开幕,太极携旗下品牌工业、品牌药店共襄盛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