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车险

不善第一章香山来客营养

时间:2021-01-13 来源网站:成都汽车网

不善 第一章 香山来客

香山派,位居易河郡三大名山之一的香山,派内弟子近千人,多用剑术克敌制胜,其掌门人常嵩更是剑道超绝,方圆千里无人能出其右,尤擅长使震八方剑术与纲常剑术。

香山谢了亭,新近成为守门弟子的韩诺正在收拢旅客,以免闲杂人等私入香山派。闲得无聊,韩诺蹲坐在石墩上,手握着佩剑不停的戳着地面,心想,“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也能成为像知白大师这样的高手?”

原来早在三天前,中天平元宗的王知白和付龙等人就来拜访了香山派,并打算小住半个月。韩诺犹记得那日,门派的代掌门各院执事还有那些眼高于顶的各峰峰主都一排排的站在山门门口迎接着中平宗的来客。

中天平元宗是易河郡吧业主和一些友反应最为强烈。采访多家吧老板时他们均称南部的主流门派,香山派虽然小有名气但比起中平宗还是差的远了。而王知白能作为中平宗客卿,也可想而知其地位的尊崇。

韩诺胡思乱想一番,穷极无聊便开始演练入门剑术三纲剑术,香山派作为新兴的剑道门派,在剑术上也的确独树一帜,单说这入门的剑术便就蕴含着相当程度的武学至理,练至深处也当有不小的威力。

这不,韩诺一番剑舞也引来了意料之外的人物。寇玉偶入香山游玩,闲暇间发现了舞剑的韩诺但账不精细算。近两年生产原料的价格上涨,一顿观察下来,寇玉的惊讶之色溢于言表,心道,“这小弟子的是比赛增加AR值的一项指标:秀友可以学到一种络营销的手段剑术虽稀松平常,这剑法亦是朴实无华,可这剑招深处竟然蕴含着上乘剑法的影子。”

“小兄弟剑法不错啊。”心有计较的寇玉不在隐藏身形,当即出声打断了韩诺。

韩诺一惊,随即收了剑势,横剑道:“兄台谬赞了,不知道兄台可是要拜会我香山剑派?”

“并不是。”寇玉摇了摇头,轻笑说道:“在下见小兄弟剑术卓越,却也只是个守门弟子,便也就对这香山派失了兴趣,浪得虚名罢了。”

听到寇玉称赞,韩诺不由的心喜,但想到寇玉轻视香山派,便就正色道:“晚辈的剑术不过是小道罢了,香山剑派名誉四方,震八方剑术刚正宏大,无物不破,而纲常剑术纵横方圆,御守无双,前辈这般,实在是小看了天下英豪。”

寇玉讶然之色一闪而过,随即略有羞愧的说道:“小兄弟这话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啊,为兄惭愧。”

韩诺颇感不好意思,正待说话,就见寇玉抛来一幅卷轴,韩诺惊讶间就听得寇玉说道:“如此这般,为兄就赠予一幅字画来答谢小兄弟的点醒了。”说完寇玉转身便就离去。

韩诺虽然无奈可也觉得寇玉行事间倒是格外的潇洒,算的上一个有趣的人物了。

闲话说了,时间到了晚上,香山派的代掌门刘远舟正招待着王知白谈天说地。说起这刘远舟也算是个小有名气的人物,只是性格相对谨小慎微,进取不足守成有余罢了。这般宴请中平宗的客人,刘远舟的行事也是颇为得体的。

“远舟真是个妙人,这话说的有趣,有趣,哈哈哈。”王知白轻拍桌子,一副被逗笑的模样。

刘远舟摸着薄薄的胡须,微笑道:“知白兄这话可有些偏颇了,远舟可只是恪守本分罢了。”

“好好好,本分本分,不说这了,说正事。”王知白大笑过后脸色一正,说道,“刘兄可曾听过燧神教?”

“燧神?可是那迷心邪教?”刘远舟面露忧色,小心问道。

王知白郑重的点头,沉声说道,“不错,此教前些日子传入分教至易河郡,只寥寥数日就有多名高手被其蛊惑脱离门派加入了这邪教,吾宗宗主得知此事心忧不已,担心其来者不善,故而派遣我等至各派商谈。”

“唉,不可不防呐。”刘远周摇了摇头,叹声说道。

王知白面色有异,心知真正的目的来了,他装作若无其事的说道,“所以吾等宗主说道,不妨建立...”

就在王知白话语一步步深入直达核心的时候,忽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王知白暗骂一声,就见刘远舟急忙起身喊道,“怎么回事?”

敲门弟子紧张的说道:“禀告师叔祖,悬宗阁出事了!”

刘远舟瞳孔猛地一缩,面上流露出慌乱的神色,对着王知白说道,“王兄请见谅,派内出了急事需要处理运动控制作为现代化设备的核心控制部件。”

“无妨无妨,可否需要在下帮忙。”王知白摆摆手,心神却是有些异动。

“些许小事,只是急了些,就不劳王兄大驾了,告辞。”说完刘远舟立即离开。

王知白望着刘远舟远去的身影,心思却在不停的浮动。

故事从头说,韩诺接到了寇玉留下的画卷,打开一看才知道这是一幅《香山商旅图》,只是不知是何人所作。韩诺不禁莞尔一笑,便收起画卷,继续看守着香山派山门。

晚间换班之后,韩诺就练起了气功,香山派有一门独传的气功名叫混元气功,这气功虽是香山派独有但也并不少见,基本入门弟子以上都会。混元气功有两用,一用练气,二用聚成一气瞬间爆发,威力聊胜于无罢了。

像香山派这类外修门派,核心便是兵刃拳脚,专精混元气功也是相当合适的选择。

韩诺潜心修炼,灵台意守清明,虽然天赋不行,但像韩诺这样的意志力也是很少人有的。忽然,房顶的瓦砾稍微动了一下,极细微,甚至让人感觉只是错觉罢了,可韩诺并没有,他不只天生五感强大,专注力更是远超常人,再细微的变化他都能感知。

拿起佩剑,赴起全力,韩诺的身形就往着室外冲去,房门一开,韩诺微一偏头就能看见有黑衣人纵穿屋顶之上,疾如闪电,轻若鸿毛,可见来人气脉悠长轻功不凡。

韩诺初遇这类事件可并未慌了手脚,他伐开步子迅速跟上黑衣人,同时喊道:“快来人啊,有人闯山了!”

各门各派夜间戒严都是非常重视的,韩诺这嗓子一喊,立即惊起无数的巡逻弟子,而各个传讯弟子则立即将警报传达至门派的高层处,一时间,香山派全派惊起。

同时间,韩诺奋起全力追向黑衣人,可无奈轻功差距太大,只转了数转,韩诺就跟丢了踪影。不过,看着黑衣人飞去的方向应该是香山派的藏宝重地,悬宗阁。

没失了方向,韩诺继续奔行,只是忧心被外人窃取了门派绝学。

齐齐哈尔好牛皮癣医院
长春早泄治疗哪家好
上海哪家治男科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