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智能

掌御万界第一章铁鸡斗黑虎节能

时间:2020-10-28 来源网站:成都汽车网

掌御万界 第一章——铁鸡斗黑虎

第一章――铁鸡斗黑虎

春雨城,四季酒楼的包厢内。

十几个衣衫褴褛的少年,正围着满桌子的珍馐美味,大快朵颐着。可唯独坐在首位上,鹰眼剑眉的少年,皱着眉头把玩着一颗核桃大的玉球。

“铁鸡哥,你怎么不吃啊?这么好吃的菜,我还是第一次吃到。”一个黑瘦的少年扯着一只鸡腿,含糊地说。

被叫做铁鸡的剑眉少年哀叹道:“只怕这就是咱们的最后一餐了。”

旁边的圆眼少年,摸了把嘴巴,疑惑地问道:“铁鸡哥,什么最后一餐?”

铁鸡看着疑惑的众人,把玉球放在了桌子上,“大眼,小黑,你们对这东西,不好奇吗?”

众人眼睛都望向那玉球,只见玉球的颜色在不断变化着,仿佛里面有一团雾气在变幻着颜色。

大眼突然问道:“这不会是传说中的仙家宝物吧?”

小黑则摇头道:“怎么可能,如果是仙家宝物,黑虎怎么舍得给咱们。”

铁鸡叹了口气,“这就是蹊跷的地方,我觉得黑虎是想让咱们去送死。以黑虎帮的势力要抢劫一个商队,根本用不上咱们,更用不上这东西。所以我觉得那个车队很可能是给仙人送货的,所以黑虎把这东西给了咱们,让咱们打前站,当炮灰。”

众人听铁鸡分析的头头是道,心中也觉得这件事很是蹊跷。于是纷纷开口问道:“铁鸡哥,那你说咱们该怎么办?”

铁鸡皱着眉头,心中已经翻江倒海。其实铁鸡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而是来自于地球。原本他是个社团成员,再一次火拼中不慎身死,结果竟然穿越到了这里。

铁鸡以为在这个时代的仙人,只不过是神话迷信而已。可今天他看见这玉球时,心里不禁产生了怀疑。

不过现在形势比人强,由不得铁鸡在犹豫下去了。他穿越来时,差点在路边饿死,到现在召集一群小乞丐,成立春雨城小有名气的丐帮。铁鸡不想死,更不想让手下的这群兄弟死。

铁鸡看着这一张张还带着稚气的小脸,心中激起了一股狠劲,“特么的,黑虎他不仁,就别怪我不义。想让老子去送死,老子就先送你一程。”

想到此处,铁鸡摆了摆手,一堆小脑袋就凑到了一起。铁鸡低声说道:“等到了下午动手的时候,咱们就……”

……

春雨城,黑虎帮堂口,聚义厅内。

一群面色阴沉的彪形大汉,分坐在两侧,各自擦拭着手里的兵器。在大厅首位,则坐着黑脸男子,正在擦拭着手中的金环铁背刀,这人正是黑虎帮的帮主黑虎。

“虎哥,把五毒烟罗给小铁鸡他们,是不是太冒险了。那群小子坑蒙拐骗还行,真动起手来,他们根本不够砍的。”

说话的人长的长脸独眼,是黑虎的心腹手下,行事心狠手辣,人称独眼狼。

黑虎冷笑一声,“把五毒烟罗给小铁鸡,就是让他们去送死。只要五毒烟罗炸开了,咱们就成功了一半。到时候我成为了长河门的记名弟子,兄弟们就跟着我一起吃香的喝辣的吧。”

“好!”

一众大汉兴奋地高喊着。

……

春雨城,云来客栈。

房间内,或坐或站着十名年轻男子。其中九人都是普通的灰色长衫,唯独一名白面男子穿着一身青色长衫,看神态便知是众人之首。

“段师兄,咱们这么做真的能行吗?”一个灰衣男子突然问道。

“你放心,我大哥已经告诉我了。苍鹤派为了掩人耳目,只雇佣了世俗界的镖局,最多是几个外门弟子护送。只要黑虎他们用了五毒烟罗,到时候毒气蔓延,人畜皆死,没人会知道是咱们做的,只会以为是帮派仇杀而已。”穿着一身青衣的段师兄说道。

“只怕那黑虎靠不住。”另一名灰衣男子皱着眉说。

“所以我才叫你们一起来,就是给我帮手。这件事无论成败,这黑虎都必须的死。”段师兄面露狠色,“而且这洗髓丹到手后,十个人一起分,一起晋级先天。如果出了事儿,谁也别想摆脱关系。”

其余九名灰衣男子听了这话,同时站起身来恭敬地说:“我等誓死追随段师兄。”

……

春雨城外,官道。

“合吾!”

一声呼喊由远及近传来,一路车队就缓缓地驶了过来。车队人不多,前前后后不过三辆马车,十几个镖师而已。

车队最前面的是个骑着枣红色骏马的大胡子,大胡子手里举着一杆大旗,上面写着:‘威远镖局。’

大胡子挥动了一下手中的大旗,又高喊了一声,“合吾!”

紧随其后的马车里,有个年轻男子探出头来,有些不耐烦地问:“怎么又喊起来了?”

赶车的汉子笑着答道:“公子,这是行规。进庙烧香,见佛磕头。这马上就要进春雨城了,老大喊两嗓子给大家提个醒。”

年轻男子不忿地撇了撇嘴,钻回了马车里。

年轻男子刚钻进马车里,远处就有个瘦小的小乞丐跑了过来。那小乞丐似乎是在跟人嬉闹,边跑边笑嘻嘻地回头看。

也正因为如此,小乞丐没注意到车队领头的大胡子,结果一不下心就冲到了大胡子的马头前。

大胡子也是骑术高超,一扯缰绳,那枣红骏马就人立而起,避开了小乞丐。可是那小乞丐看着一双马蹄从他头顶略过,当下就被惊得涕泗横流,失声痛哭了起来。

这小乞丐一哭,整个车队都跟着停了下来。就在这时,十几个小乞丐从远处跑了过来,把大胡子团团围住。其中一个鹰眼剑眉的少年,扶起了正在哭泣的小乞丐,“大眼,怎么回事儿,是不是这个大胡子欺负你了?”

大眼也不说话,就是不断地痛哭。

那大胡子也是个老江湖,知道这群小乞丐就是碰瓷的,肯定常用这种伎俩敲诈过路的商队。

于是,大胡子洒出一把铜钱,“这是赔个这位小兄弟的,你们拿钱去吃顿好的,就算是给这个小兄弟压惊了。”

铁鸡横眉冷眼地看着大胡子说:“欺负了我兄弟,随便几个铜钱就想了事。你也不去春雨城打听打听,我鸡爷缺你几个铜钱吗?”

大胡子脸色阴沉,“小兄弟,做人不要太过分。”

在马车里看热闹的年轻男子走了过来,直接扔出了一把散碎银子,“不就是几两银子吗。钱给你了,快点给我让开。”

铁鸡看着地上的银子,对这群小乞丐点了点头。这群小乞丐立即把地上的银子和铜钱捡了起来,就连刚才还面连泪水的大眼,也抹去了泪水,去捡地上的银子。

如果按照计划,铁鸡这时候就应该扔出五毒烟罗,可是他却突然喊了一声,“撤!”

铁鸡一声令下,这群小乞丐顿时四散逃离,片刻的功夫就鸟兽尽散了。

早就埋伏在官道两侧的黑虎看到这一幕,不禁暗骂了一声,“这小鸡仔子坑苦我了,等我回了春雨城一定要把他扒皮拆骨。”

旁边的独眼狼也是恨得牙根直痒痒,“虎哥,现在怎么办?”

黑虎怒气冲冲地说:“还能怎么办,并肩子上,拼死也要拿到那东西。”

黑虎话一说完,便率先举起他的金环铁背刀,直接冲了上去。

一时间,官道两侧四五十名虎背熊腰的大汉,举着各种兵刃就冲了法院查明上来。

车队领头的大胡子看见这群凶神恶煞的大汉,当下一惊,但随后便冷静了下来,大喊道:“护住雇主,往前冲!”说完,便把手中大棋的棋面一扯,大棋便成了一柄长枪。

马车上的年轻男子也是一惊,随后便拿出佩剑,紧张地观察着四周。

虽然黑虎一伙人多势众,但大多数都是市井无赖出身,功夫不行,拼的就是一股狠劲。威远镖局一方虽然人数不占优势,但各个都武艺高强。

虽然刚交手时,两方是势均力敌。但是时间久了,镖师们要同时对付三四个人,逐渐便力有不逮。

胜利的天平似乎正在朝着黑虎一方倾斜着,眼看着领队大胡子就要被黑虎斩杀时,一直躲在马车里的年轻男子窜了出来。只见他手中一柄利剑散发着熠熠寒光,随便抖了个剑花,便击飞了七八个大汉。

镖师们看见这个情景,也是惊讶万分,没想到雇主的功夫这么高。

年轻男子一剑逼开敌手后,竟然将手中利剑抛向空中。众人顿时惊讶万分,不明白这公子哥在耍什么宝。

年轻男子抛出利剑后,便手掐法诀,大喊一声,“起,飞云剑,斩!”

年轻男子一声令下,那利剑就如有灵性一般,随着年轻男子所指,在天空中飞了一圈,然后就朝着黑虎帮众人冲了过去。

只见一道寒光闪过,便是一蓬热血飞洒,一顶头颅抛飞。

真是十步一杀人,血流成山溪。

在场的所有人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都惊讶的长大了嘴巴。过了许久,也不知道谁带的头,突然都朝着那年轻男子拜倒下去,高呼着,“神仙,神仙!”

那边正与大胡子交斗正酣的黑虎,顿时面如死灰。而大胡子常年跑江湖,见识不凡,没被年轻男子的飞剑吸引过去。他看见黑虎失神,便长枪一挑,直刺过去。

黑虎只觉眼前一道寒光,惊得大喊道:“公子,救我!”

黑虎此言一出,树林中便跳出了十个人。其中九人穿着灰色长衫,为首的人则是一身青色长衫。

身穿青衫那人冷哼一声,手掐法诀,背后的长剑竟然也飞了起来,“废物一个,救你何用。”说完,那柄在空中游走的长剑,便如离弦利箭,朝着黑虎飞去,竟然比大胡子的长枪还快一步刺死了黑虎。

年轻男子看着青衫人,怒喝道:“段青海,你长河门竟敢抢劫我苍鹤派的东西?”

段青海冷笑着说:“陆行云,我只要杀了你,就没人知道今天的事了。”说完,对着九名灰衣人一摆手,“杀,不留活口!”

段青海一声令下,九名灰衣人顿时如猛虎入羊群,不管是镖师,还是黑虎帮众,都是一剑刺死。

就连武功最高的大胡子,也不过是一个照面,就被灰衣人刺穿了胸口。哪怕是会御剑术的陆行云,最终也饮恨剑下。

段青海得意地从陆行云怀中拿出一个玉瓶,拔开瓶塞闻了闻,然后点头说:“没错,是洗髓丹,一共十八枚。”

话音未落,段青海便觉得脑后生风,下意识地挥剑格挡了下来。

“叮!”

一声脆响过后,五色浓雾突然爆发,瞬间弥漫了整个官道。

“不好,是五毒烟罗!”

“大家快闭住呼吸!”

“不行,五毒烟罗是透过皮肤传导的。”

“段师兄,快把解药拿出来!”

在一片嘈杂声中,树林间出现了十几个矮小的身影,正是铁鸡一伙小乞丐。

大眼激动地看着那五色浓雾,“铁鸡哥,你真厉害,竟然把仙人都算计了。”

铁鸡却面色凝重地说:“这票干完,春雨城就再也不能待了。等会儿把东西分了,大家就各奔东西吧。”

小黑不明所以地问:“为什么要离开春雨城,黑虎死了,咱们又得了仙人的宝贝,以后咱们就是春雨城第一大帮派了。”

其他小乞丐也附和着,“铁鸡哥,我们都不想走。”

铁鸡摆了摆手说:“咱们抢了仙人的宝贝,肯定会遭到仙人的报复。为了活命,咱们必须分开,永远离开这里。你们都记住,刚才那个仙人说过,他们是苍鹤派和长河门。以后你们听到这两个门派,一定要跑得远远的。”

一众小乞丐虽然不舍,但却不得不接受现实,气氛也变得沉闷了起来。

铁鸡看着众人不舍的样子,拍着手掌鼓励道:“兄弟们都精神点,该去抢仙人的宝贝了,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了。大眼,将准备好的飞爪拿出来,咱们把那个姓段的钓出来。”

众人合力,不过片刻的功夫,就把段青海从五色浓雾中,拉了出来。此刻的段青海,面色zǐ黑,一只手还挣扎着想从怀里拿出什么。

铁鸡一脚踢开了段青海的手,直接从他衣服里拿出了一个玉瓶,还有一包白色的粉末。

之前,铁鸡一直在树林中偷看,所以知道玉瓶里的就是洗髓丹,白色粉末估计就是五毒烟罗的解药。

铁鸡将白色粉末给了其他小乞丐,让他们服用解药后,进入五毒烟罗中搜刮钱财。他自己则将段青海背负的长剑解了下来,背在了自己身上。

看着段青海凶恶的神情,铁鸡不屑地踢了他一脚,“神仙?狗屁神仙!想弄死你鸡爷,这就是你的下场,乖乖地等死吧。”

过了一会儿,小乞丐们将搜刮的钱财凑在了一起,铁鸡将钱财平均分配给了每个人。洗髓丹一共十八颗,每人一颗,余下三颗则被铁鸡收了起来。

分赃结束之后,铁鸡看着这群小乞丐说:“天下无不散之筵席,大家都散了吧。不要结伴,各走各的,以后再也不要回来了。”说完,铁鸡就随意选了一个方向走了。

“铁鸡哥,我会想你的。”

“铁鸡哥,你千万别忘了我们。”

“铁鸡哥,你永远是我们老大!”

铁鸡此刻也是心酸,但事已至此,却又不得不狠下心来。铁鸡回头怒喝道:“还傻站着干什么,都想死吗?还不快滚!”

铁鸡说完,便头也不回地走了。其实他不是不想回头,只是不想让这群兄弟看见他脸上的泪水。

离开树林后,铁采购热情一般鸡在附近的农家顺了几件衣服,换下了身上的乞丐装。在背上段青海的长剑,此刻的铁鸡也有了几分少年侠士的样子。

换好了装扮后,铁鸡又顺了匹马,也不管什么方向,就是一路的狂奔。直到傍晚时分,他到了一个小镇。

虽然是傍晚时分,可这小镇却是锣鼓喧天,大街上挤满了人,热闹的不得了。

铁鸡随便抓住个中年大叔人问道:“大叔,这怎么回事儿,大晚上的还这么热闹?”

中年大叔说:“小兄弟,你是外地人吧。这是我们鬼洞镇的风俗,每年的这个时候,都要在夜幕降临之前祭拜鬼洞。传说鬼洞里住这个鬼王,所以每年都要给鬼王送供品,要不然鬼王可是会吃人的。”

这要是以前,铁鸡肯定不信。可是经历过昨天的事情,他心里也就多了几分畏惧。

就在铁鸡想打听哪有客栈时,却无意间发现,在不远处有个手持长剑灰衣人,正在四处张望。

而这黑衣人不是别人,正是段青海的同伙。

“这家伙命怎么这么硬,中了毒都没死。”铁鸡暗骂了一声,随后小心翼翼地混进了人群里。

铁鸡混在人群中,便跟随着人流向前走,便琢磨着如何逃跑。可不知不觉间,铁鸡竟然跟着人群来到了鬼洞。

只见鬼洞周围挂着各种装饰,前面还有祭台,供桌。洞口长满青苔,没有半个脚印,洞内则是漆黑一片,似乎真的有鬼王似的。特别是在傍晚时分,光线昏暗,看起来更是格外地吓人。

一个清瘦的白胡子老头,拄着拐棍来到供桌前,铆足了力气喊道:“拜鬼王!”

他这一声不要紧,所有人都朝着鬼洞跪了下去。只有铁鸡没有跪倒,孤零零地站在人群中,显得鹤立鸡群。

“臭小子,我看你往哪儿跑!”

一声暴喝,惊醒了失神的铁鸡。

铁鸡看着那灰衣人手持利剑,轻轻一跃便是四五丈远,用不了多久就会杀到面前。

“前有狼,后有虎,往哪儿跑?妈的,拼了,死不死就看运气了。”想到此处,铁鸡直奔鬼洞跑去。

中卫治疗白癫风医院
黄锈石生产
盐城白癜风权威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