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动力

万古邪帝第章窥殿筹谋机会营养

时间:2021-01-13 来源网站:成都汽车网

万古邪帝 第1734章 窥殿 筹谋 机会

再高傲的人,有时都会变贱。

因为没有下跪,被“罗怖”扇了两巴掌,罗血想得通。

对这个素未谋面的古血凶星罗刹郡王,他认为自己显然低估了对方的身份。

纵然同为古血凶星罗刹,但多了郡王二字,那就等于罗刹多了凶星二字。

所以面对其他古血凶星罗刹他能不跪,对方也不会有意见,但面对“罗怖创业成功六要素”不行。

正因如此,罗血怒意全消,下跪请安,并道出来意。

没想到换来的,却是第三记耳光。

这就就是他想不通的地方。

凭什么?

殿主说过,你们下界的目的之一,不就是斩杀邪天,洗刷罗刹狱的耻辱么?

但他没胆子质问,因为他知道,再问下去,自己得到的依旧是耳光。

起身。

低头。

在不少凶星罗刹错愕的注视下,双颊肿胀的罗血默默离去。

他已认识到“罗怖”之威。

看到此幕的众凶星罗刹,也间接认识到了这一点。

人人心头惴惴、忐忑。

而看到这一幕的罗殇,心头也没多奇怪。

古血凶星罗刹中封王的存在,别说给半吊子罗血几个耳光,杀了都没什么大不了。

更何况他认为,自己之前“不礼貌”的行为,同样促使了“罗怖”拿罗血开刀。

“脾气倒大……”

暗喃一声,罗殇四只眼中的两只,看向替自己背锅的罗血,另外两只则看向“罗怖”所在的宫殿,轻轻笑了笑。

当然,纵然知道会惹怒对方,他对自己的行为依旧不后悔。

上界是上界。

下界是下界。

“凶星罗刹殿,也只能是本座的凶星罗刹殿……”

罗殇冷喃一声,缓缓闭上了四只眼。

什么进入凶星罗刹殿之人,必须经过他的审查纯属假话。

但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他必须用这种既不会撕破脸、又会让对方明白的方式警告对方。

看到罗血的凄惨后,他就知道效果很好。

至于是自己让罗血去找“罗怖”这件事,早就被他抛出了脑际。

所以他也无视了此刻正站在殿门外,试图问个明白的罗血。

离开罗殇殿外的罗血,越发显得凄凉,以致于他回到美女如云的宫殿时,也觉得这座大殿凄凉无比。

“嗤……”

呆坐良久,罗血忽地嗤笑一声。

进去的话肯定要尽全力去打好每一场比赛。 他伸手摸脸颊,随着指尖的轻触,滋生隐隐的刺痛,以及浓浓的羞耻。

他忘不了殿内罗茵看自己的讥讽目光。

他忘不了众凶星罗刹看到自己时的错愕与戏谑。

他更忘不了明明在殿内,却不想和自己见面的罗殇。

“一切,都因下凡而改变了……”

下意识抬头,罗血的戾眸似欲刺穿苍穹,看到上面的景象。

看不到。

更想象不出上面是何景。

他唯一能够想到的,就是其他两个下凡之地。

“神明,小妹,邪天,你们的日子,应该也和我一样吧……”

“呵,什么三域三天骄,什么三域第四人,在上界面前,通通都是笑话……”

“笑话!笑话!笑话!”

罗血双拳紧握,点点鲜血滴落于古铜色的地板上。

三个笑话,分明用自嘲、愤怒、无力的情绪说出,将他内心的情感表达得淋漓尽致。

但用另外三个人帮自己分担耻辱后,罗血似乎就好过了不少。

重归平静的他,钻进了自己的后宫。

他却不知道,因为邪天的关系,另外两个下凡之地的景色,那是分外不同。

被神明惨虐之后,上官云衣等人就没敢在他面前出现。

黑衣本来也不想出现,却忍不了小妹天天在殿外,叫嚷连邪天一拳都接不下的嘲讽。

因为越发愧对邪天,九州界外,成了神明的长驻之地。

他似乎还想通过自己的行为,隐晦地告诉某人——九州界,我保定了!

而受不了小妹嘲讽的黑衣也频频出手,虽然最终都是他胜了,并把小妹打得惨兮兮的,心头却很不舒服。

因为他发现在自己的蹂躏下,小妹的战力正飞速飙升。

这纯粹是把自己当成陪练了!

总而言之,无论是上官云衣还是黑衣,都活得不自在。

他们不仅被下界天骄欺负了,头顶上更悬着一把名为“罗怖”的恐怖杀剑。

然而他们也不知道,此刻的“罗怖”,不过是邪天上演的一场模仿秀。

为了神墟,人人都在苦心修行,邪天却显得有些不务正业。

纵然急于救出大小铃铛,但他明白,急是无法成事的。

贸然开口让罗血交出二人,只会让所有人生疑。

好在他明白,自己一日不死,大小铃铛的性命就无碍。

是以趁这段时间,他通过各种不刺激罗殇的行为,在观察研究着凶星罗刹殿。

罗茵,则成了导游。

对于邪天的行为,罗殇没有放在心上,反倒乐见其成。

因为邪天只是看看,自始百丽下约300个城市的18000家店铺可以实现就近发快递至终未曾对凶星罗刹殿指手画脚。

更何况,罗怖下界本就有整顿之权。

“这是把本殿主的警告,放在了心上啊,是个人才……”

罗殇轻笑。

仅仅数日,邪天就觉得自己对凶星罗刹殿的熟悉程度,超过了抗天宫。

罗茵越发恐惧。

她有种感觉,邪天对凶星罗刹殿每熟悉一分,凶星罗刹殿就脆弱了一分。

“凶星罗刹殿,会陨落么……”

兀然间,她甚至生出了这个念头,顿时全身发抖,如坠冰窟。

“你害怕本王?”

邪天缓缓转头,看向发抖的罗茵。

噗通。

罗茵毫不犹豫跪下,却没有丝毫开口的力气,只能用颤抖来表示臣服与敬畏。

邪天微微失神。

十数年前,对方像撵狗一样把自己撵出涅芜荒丘。

十数年后,对方像狗一样趴伏在自己面前。

纵然快意浓浓,邪天却没心思体会。

数日窥视,凶星罗刹殿他几乎一览无余,但还有两个地方未等他开口,罗殇就派人客气地拒绝了他。

一处是凶星罗刹殿专有的古祖血池。

另一处,则是众凶星罗刹领悟血宙古经的地方。

换句话说,他的目标血宙古经,就在那里。

他对古祖血池没兴趣。

“但血宙古经,这或许是我唯一的机会……”

邪天正平静思索如何才能进入经窟,一队行色匆匆的护殿罗刹,抬着一具尸体匆匆经过。

“站住。”

见是上界“罗怖”,众罗刹赶紧放下尸体,跪地叩安。

邪天扫了眼尸体,戾眸微闪。

“凶星罗刹,死在了罗刹狱?”

(本章完)

石家庄月经不调
四川成都丙肝医院
长沙早泄治疗费用多少钱